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纠结的团年饭

2020-03-23 18:17:03来源:威廉希尔公司app网分享到

Z.jpg

□ 李开杰

从1月20日钟南山说出新冠肺炎病毒存在人传人开始,我们一家人就在为是否像过去一样正常吃团年饭而纠结,这种纠结一直到1月23日(腊月廿九)晚上近12点才结束。

很多年来,我和爱人双方的兄弟姊妹都是集中在我家过年,每年从腊月廿九准备第二天的团年饭开始,一直到正月初三,每天我家都有几桌人吃饭,平时觉得还宽敞的住房和花园,那几天便显得逼窄。每天几十个人吃饭,做饭是一件很累人的事,虽然打帮手的人很多,但主要还是爱人在厨房忙,因此每年正月初三客人走完,做完卫生后,爱人都会说明年不聚了,各家自己过年,钱都是小事,太累人了,但第二年离过年还早,爱人又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了。

钟南山刚宣布病毒人传人,女儿和女婿便建议取消团年饭,我想都没想便拒绝了,我说每年双方的兄弟姊妹一起团年是家庭凝聚力的体现,不可能因为千里之外的武汉而取消。虽然拒绝,但女儿指出这件事的严重性后,我还是在双方家庭的微信群里让大家注意防护,有发热、咳嗽等症状要及时就医并告诉我,我这样做其实是一种提醒,希望有症状的人主动说,但没有人回应,也许是大家没有这些症状,也许根本没有人重视这件事。

21日、22日,女儿女婿又向我建议取消团年饭,被我拒绝了。23日白天,我终于在双方微信群明确提出,为了大家的身体健康,有发热、咳嗽症状的人,请不要参加明天的团年饭,这个事有点得罪人,但也只有这样办了。这个信息发出后终于有了回复,一个侄儿说他在舒坪参加了一个坝坝宴后,有感冒症状,因此他们一家人不来吃团年饭了;小姨妹可能有慢性咽炎,平时总是喜欢干咳,她怕在这种非常时期其他人有什么误会,也决定不参加。

团年饭的事,我认为到此应该尘埃落定了,于是和爱人一起准备第二天的团年饭,为了尽量减少风险,团年饭的准备工作没有让人帮厨,由我和爱人做。事情做完后已是晚上十点多了,我刚打开电脑,女儿女婿又到书房来慎重建议取消明天的团年饭,她们拿出了很多数据,说明这次疫情很严重,这种时候几十人在密闭空间里一起吃饭真的很危险,说完后大家沉默了,我没有想到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完,这时候外孙女突然在梦中哭了起来,我猛然想到,女儿女婿其实是为小孩担心,确实,我们真正应该担心的是外孙女,才两岁多一点,那么弱小,于是我同意了,明天不团年。

于是分别给我和爱人双方的兄弟姊妹打电话,让大家第二天上午派一个人来家把做好的菜拿回家,电话打完后,爱人准备去厨房分菜,大家才想起爱人的大哥家的电话还没打,于是气氛又沉闷起来,大家其实是有意绕开这个电话,而把他放到最后,这时爱人有些伤心欲哭的样子,说她哥哥过去好开朗好外向,退休后不知什么原因连门都不愿意出,只是逢年过节到我们家才开心,现在通知他明天不团年,真是太让他失望了。见妈妈这样难受,女儿说算了,明天还是一起团年吧,把消毒洗手液和体温检测仪放在门口的鞋柜上,每个人进门都要查体温,用消毒液洗手,严格防范。于是又分别打电话,通知明天仍然一起团年。

我本来准备的白酒是剑南春,可开席前女儿让换酒,女儿说大家都是冒着危险来吃这顿饭,换成五粮液吧。于是团年饭便喝的五粮液,这是好多年以来第一次团年喝五粮液这么好的酒。

吃这场团年饭,有思想纠结,有观念碰撞,让我知道自己真的是老了,今后有大事真要听女儿女婿的意见。